血的代价!

周记400字 admin 2020-10-11 14:04
浏览

女皇陛下说罢。缓缓站起身。

霎时间,十余名皇家侍卫一拥而入。守住了餐厅出进口。一个个气概凶猛,目露精光。

“陛下,你要干什么?”天德亲王冷冷扫视女皇陛下。神色不快地说道。

“坐在餐厅里的所有人。不论是我的哥哥,弟弟,妹妹,还是我的母亲。”女皇陛下口吻冷淡地说道。“谁没有在我上位后,挖我的墙角?谁没有以我的名义,以权谋私?谁没有窃取皇室好处,占为己有?”

女皇陛下缓缓走出餐桌,冰凉的眼光从她兄弟姐妹以及母亲的脸上逐一擦过。不留余地道:“天亮之前。把你们犯下的所有错误交代清楚。不管是坑害皇室,仍是针对我的诡计。”

砰!

天德亲王拍案而起,怒喝道:“藏本灵衣!你要用这样的手腕看待你的兄弟姐妹?对待生你养你的母亲!?”

女皇陛下闻言,目光骤然闪现精光:“你们谁把我藏本灵衣,当本人家人对待了?”

说罢。

女皇陛下不任何犹豫,笔趣阁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,网站收录了当前最火热的网络小说,免费提供高质量的小说最新章节,是广大网络小说爱好者必备的小说阅读网。。一字一顿道:“交代清晰,我兴许还能还你们自在。交代不明白——”

“你们这辈子别想再踏出皇宫半步。”

女皇陛下缓步走出了餐厅。

今晚的所有,全都在她的控制之中。

甚至从东京武道世界崩坏开端,女皇陛下就在下一盘很大很大的棋。大到就连楚云,也只不外是这盘棋中的一颗棋子。

将这群所谓的家人晾在餐厅。

女皇陛下径直分开。朝自己的房间走去。

可她还在走廊之上。却突然停下脚步,回首。朝一片黝黑的角落扫视了一眼。红唇微张道:“你就算正大光亮地闯进来。也不会有人拦你。为什么要当小偷?”

说完,她步履从容地走向房间。

却没有关上房门。

她为楚云留了门。

而门内,是极为豪华且宽阔的客厅。

客厅内的一切家具,都是空运定制的。每一件都精巧得宛若艺术品。

地板上的毛毯,更是踩在其上,恍如置身云端,令人头晕眼花。

咯吱。

楚云推开门,走向客厅的沙发。

“关门。”

端坐在客厅沙发上的女皇陛下口气平庸地说道。

她收敛了上一次会晤时的温婉和气。就连长辈的气质,也云消雾散。

没有哪个长辈,会爱好一个当小偷的晚辈。这是品性与道德问题。

楚云今晚所为,触犯了至高无上的女皇陛下。他得到这样的待遇,纯属自作自受。

关门后,楚云尽力保持着脸上的微表情。但内心,多少是有些心虚的。

被女皇陛下抓了个现行。不仅是对他暗藏才能的否决。更是对他厚脸皮的一次挑衅。

迟疑了下。楚云走上前,试探听道:“我能坐吗?”

“原来,你想躺在这里都行。”女皇陛下面无表情道。“当初,你只能坐在这里。”

楚云苦笑一声。缓缓入座。

客厅很大。但楚云仍旧觉得一抹窒息的压抑感。

他很清楚,那是从女皇陛下身上开释出来的。

能在黑暗中察看到自己的存在。这足以证实女皇陛下的实力,到达了无比可怕的田地。

究竟,陛下是母亲的门徒。

另一个算半个徒弟的段阿姨,早已是十年前的武道状元。

就算女皇陛下领有更强盛的实力。也不会让楚云有半点吃惊。

桌上有茶。是女皇陛下嘱咐人部署的。

此刻。已是深夜十一点。

皇宫内还亮着的建造未几。窗外,也是一片安静,温热的暖气缭绕在空气中。令楚云的情绪颇有些奥妙。

“你偷偷潜进来。是为真田木子的失落?”女皇陛下径直问道。没有任何寒暄的迹象。

楚云闻言,微微拍板道:“算是。”

“你猜忌。是我绑架了真田木子。或者,我杀了她?”女皇陛下抬眸,看似随便地扫视了楚云一眼。后者却如临大敌。感到极大的压迫感。

楚云沉凝了一下,抿唇说道:“有这方面的斟酌。”

空气忽然静止。

女皇陛下那深不可测的双眸中,也毫无情感波涛。

她就这么端坐在沙发上,淡淡地凝视着楚云。

好像要透过楚云的双眼,看穿他的心坎与灵魂。

这种感到,让人极度压制与不安。

哪怕壮大如楚云,也颇有些吃不消。忍不住换了个坐姿,努力调剂内心的压抑情绪。

“我许可过你。我会放过她。”女皇陛下一字一顿地说道。“是我说的话,没有可托度。还是在你眼里。我只是个无情的刽子手?”

楚云犹豫了下。摇头说道:“您是女皇陛下。是掌控全部皇宫的主宰。为了牢固皇权。您连兄弟姐妹,包含您的母亲,都能够软禁在这深宫院内。让区区一个真田木子消散。又有多艰苦?”

楚云这还算是说得轻了。

真要往重大了说,天晓得女皇陛下会如何凑合她那帮兄弟姐妹。

谈崩了之后,直接动用皇室兵器弹压家人。

这是楚云万万没想到的。

从餐厅内的谈话来看,就连陛下的那群亲人,仿佛也没想到女皇陛下会做得如斯决绝。

“我针对他们。是因为他们咎由自取。”女皇陛下一字一顿道。“我允许过你,不会损害真田木子。这是准则问题。我说到,就必定可以做到。”

听完女皇女王陛下这番话,楚云颇有些心虚跟愧疚。

事实上,他十分主观地断定真田木子的失联,一定与女皇陛下有关。

而除了女皇陛下,他切实想不出东京城还会有第二个人有这个能力。

他对局面的狭窄断定,酿成了今晚这场为难谈话。

也令楚云陷入被动之中。

“如果然不是你所为。我向您报歉。”楚云做错就改。非常坦诚。

“道歉假如有用。我的家人今晚就不仅仅只是强迫我让步。而是暗杀我。”

女皇陛下双目直勾勾地盯着楚云:“他们之所以没这么做。是由于他们很清楚。一旦暗害失败。必将付出血的代价。”

楚云嘴巴发苦,有些无奈地说道:“事件已经产生了。您想要如何处分我?”

本文由周记400字编辑